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天津 > 案例追踪 > 正文

早日醒悟吧,弟弟

2016年05月19日 14:25    作者:迟艳玲(口述)新柱(整理)    来源:凯风网    [纠错]

 

 

  我叫迟艳玲,吉林省四平市人。我的弟弟迟国宏,今年46岁。作为姐姐,我对这个唯一的弟弟是既爱又恨,恨的原因就是他误入法轮功邪教可至今却不醒悟。

  我和弟弟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父亲,是母亲一人含辛茹苦把我们俩拉扯大。弟弟初中毕业后,没有上高中,而是参军到了部队,两年的部队锻炼,使他变得成熟懂事。转业后,1990年,弟弟在钢管厂参加了工作。弟弟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,也了却了母亲的一块心病,我和母亲都为他高兴。

  弟弟自从工作后,每个月都把工资交给母亲,还帮母亲做家务,左邻右舍都夸弟弟是个孝子,母亲没白养他这个儿。母亲每每听到邻居对弟弟的夸奖,心里都是美滋滋的。可自从1997年弟弟练上法轮功后,一切就都变了。

  部队的生活养成了弟弟有早起晨练的习惯,1997年6月的一天早上,弟弟晨练回来后,拿回了一本叫《转法轮》的书,并对母亲说这是一本奇书,按照这本书上说的练功,会有很多益处。弟弟所说的功就是法轮功。原来弟弟晨练时经常看到有人在练法轮功,出于好奇,那天就和这些练法轮功的人攀谈起来,练法轮功的人告诉弟弟,法轮功非常好,只要是练了法轮功,不但可以强身健体,得了病也不用打针吃药就能“消业祛病”,一个人练了法轮功,家里的人都会得到保护,都会跟着受益,练到一定的层次了还可以“圆满”,“成仙成佛”等等。在这些迷人外衣的欺骗下,弟弟练上了法轮功。

  弟弟练上法轮功后,每天有空闲时间话就看看法轮功的书,练功和打坐。但那时弟弟还能照常上班,也能帮母亲做点家务,所以我和母亲也就没把他练法轮功当回事,认为练功和晨练一样,都是在锻炼身体。可以后发生的事情却与我和母亲想的背道而驰了。

  1998年,弟弟就发生了变化,他买回来李洪志的相片挂在墙上,还买了很多法轮功的磁带和书,每天起早贪黑地看法轮功的书,听法轮功的磁带,对着李洪志的相片练法轮功,打坐,一练功打坐就是到深更半夜,也不帮母亲做家务了。这些倒没什么,但他为了练功经常编造各种理由请假不上班,让我和母亲对他的行为非常反感,我和母亲多次劝他练功不要耽误了工作,可他每每都对我们的劝说置若罔闻,劝说多了,还会反驳说我们是常人,作为常人,是不会理解法轮大法高深奥妙的。我和母亲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。弟弟在没练法轮功之前,有很多热心的人给弟弟介绍对象,但弟弟考虑到家里的经济条件,就没有处女朋友。现在就是我和母亲求人给他介绍对象,人家一打听他痴迷练法轮功,不顾家庭,还经常不上班,就都避而远之了。

  到了1999年7月,国家依法取缔了法轮功邪教,我们以为弟弟这下能不再练法轮功了,可我和母亲想的太天真了,他不但没放弃练法轮功,还逢人就说法轮功是最好的功,练法轮功的人都讲真、善、忍,法轮功根本不是邪教,电视上播的都是伪造的,是骗人的,他还继续练法轮功。他不但自己练,还出去劝已经不再练法轮功的以前的功友,让他们不要放弃练法轮功,还说早晚有一天国家会为法轮功平反的。

  因为弟弟在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邪教后还继续练功,不顾家庭工作,所以有很多好心人就劝他,让他不要练了。可他对这些好心的劝说非常反感,还说这些人是在迫害他,是阻碍他练功“上层次、圆满的魔”,将来这些“魔”一定都会被除掉的。为了不再被别人干扰他练功,他竟不顾年迈体弱的母亲,自己出去租房居住了。

  2007年,弟弟和几个法轮功的顽固痴迷者印制法轮功反动宣传品,并出去张贴散发,被人发现举报,受到了法律的制裁。解除法律制裁后,他并没有从中汲取教训,还是一意孤行,继续偷偷摸摸地练功。单位领导看到弟弟已经无药可救了,在多次劝说无效后,与他解除了劳动关系。失业后,弟弟练功更是卖力气了,不但在家偷偷地练,还经常不知道去什么地方和几个法轮功顽固分子在一起练功,交流练功体会,在网上下载境外法轮功网站上的一些反动言论,并制作成小册子、传单和光盘,趁夜深人静的时候出去.散发,没钱的时候就回来和母亲要,母亲要是不给,他就打着母亲的旗号向别人借,为此母亲没少为这个不争气的儿子伤心掉泪。

  如今,弟弟还在坚信着法轮功不是邪教,坚信着练法轮功“圆满”、“成仙成佛”的梦。弟弟,现在姐姐只想对你说:“早日醒悟吧,弟弟!”

【责任编辑:紫嫣】

分享到:
11.7K

关于我们 | 编辑信箱

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
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