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天津 > 案例追踪 > 正文

“二两粮”差点害死我娘

2016年05月23日 19:01    作者:    来源:凯风网    [纠错]

网络图

  我叫刘正中,今年36岁,家住包头市固阳县下湿壕镇三成仁壕村。我的母亲牛玉凤,今年62岁,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,种了一辈子地,也不识几个字,只会写自己的名字,一辈子勤勤恳恳,任劳任怨,为了这个家吃苦受累。现在岁数大了,儿女们也都成家立业了,家里的日子倒也过得安静、祥和。

  2005年,母亲因身体上经常出现青一块紫一块的瘀斑(用土话说就是黑青片)去医院检查,诊断结果患有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,正常人的血小板数量是10万多,我母亲的血小板数量低的吓人,两万九,医生说这种病属于慢性病,目前也没有什么特效药可以彻底根治,只能长期服用药物来控制病情,医生再三嘱咐一定要按时吃药,作息要有规律,不能劳累过度。特别是这种病因为血小板低,平时要注意外伤,出现外伤血一下止不住,将会有生命危险,母亲平时都是按照医生的嘱咐,随身带药,按时定量服药,定期检查,身体维持得挺好。

  2006年3月的一天,有一陕西府谷的远房亲戚来到我家,神神秘秘和我母亲说:“你要信了主(即‘三赎基督’神),坚持每天祷告,你的这个病绝对能根治,因为‘神’时刻会保佑你,还能消灾避难保平安。”母亲原本是一个非常精明的人,她老人家一向看不惯口里人,尤其是红道叉叉,(我们这里的人称口里府谷县的人就叫红道叉叉)认为他们就卖嘴,比较小气,一点都不实在,一开始母亲根本不相信他鼓吹的那一套,可这位亲戚说的很玄乎,说什么只要心诚,“神”可以包治百病之类的话。也许是母亲出于治病心切、也许是有病乱投医吧,她最终没有抵抗住这位亲戚的反复蛊惑,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,糊里糊涂的加入了“门徒会”(当时母亲并不知道这是一种邪教,以为只是一种和耶稣教一样的宗教,我们这里的当地人有好多信耶稣教的)邪教组织。

  之后,母亲每天早晚对着挂在墙上的一块印有十字架的白布祷告,祈求“神灵”的保佑,经过一段时间的诚心祷告和内心的精神寄托,母亲感觉身体比以前精神多了,过去青一块,紫一块的瘀斑也没有了。到医院一查,血小板的数量明显上升了,这让母亲很兴奋,认为是自己每天坚持诚心祷告,祈求“神灵”保佑,是“神”显灵了。其实主要是心理作用的结果。从此,母亲对“门徒会”邪教深信不疑。

  母亲除了每天要按时祷告以外,整天还忙着传“福音”,作“见证”,挨家挨户地去发展新人。其实根本没有人相信,好多人认为母亲精神有问题。

  2007年5月份,母亲在一些教徒宣扬的“世界末日将要来临,信教的上天堂,不信的下地狱,每天只吃‘二两粮’,缸里的粮食会自动增加,吃也吃不完”等歪理邪说的鼓动下,为了表示自己对“神”的虔诚,开始吃起了“生命粮”。每天只吃二两粮食,对于母亲每天只吃“二两粮”我是坚决不同意,因为我最了解母亲,她的身体一向就比较弱,又有病,每天饿着肚子怎么行!母亲向来胃口很好,且喜欢吃肉,隔三差五就买点肉来改善一下,可现在看到每天只吃“二两粮”饥饿难耐、身心憔悴的母亲,我是看在眼里,疼在心上。我反复劝说母亲不要相信每天只吃“二两粮”的骗人说法,我问母亲你所信奉的“神”不是能使咱家粮仓里的粮自动增加,而且吃也吃不完吗,但事实是咱家粮仓里的粮不但没有增加,反而越来越少了,但她不但不听。还振振有词的说,那是因为我对“神”还不够虔诚,还不够诚心,层次还没有那么高,一旦上了层次,神自然会显灵的。实在没有办法,我就动员两个姐姐(我有两个姐姐,父亲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)做母亲的思想工作,可是母亲信教已经到了执迷不悟、走火入魔的地步,她根本不相信我们的话,整天沉浸在信“三赎基督”神能“消灾避难”、“治病强身”的向往中。无论我们怎么劝都无济于事。

  俗话说:“人是铁,饭是钢,一顿不吃饿得慌。”几天过后,坚持每天只吃“二两粮”的母亲脸色发黄,脚底发虚,浑身没有力气。我们心里非常着急,我们姊妹三个跪下哀求她不要相信迷信说法,要多吃饭,按时吃药,可母亲根本就不听,坚持认为自己生病是“业力”太大造成的,只要虔诚祷告,神会保佑她度过这一难关的。还说如果去看病吃药,每天不坚持吃“二两粮”,会惹怒神遭到报应的。就这样,母亲始终坚持不看病、不吃药,而且坚持每天只吃“二两粮”。一个月过去了,母亲的身体越来越虚弱,两个月后她竟站不起来,一站起来就眼冒金星,就要晕倒。但母亲还坚持祷告,并说这是“神”在考验她,检验她对“神”是否有诚心。一天,我刚从外面回来,就看到母亲倒在院子里,一动不动,这下可把我吓坏了,我一边赶紧雇车送母亲到医院抢救,一边给两个姐姐打电话,到了包钢医院,经过医生的全力抢救,母亲醒过来了。医生当时很气愤的对我们说,你们做子女的是怎么赡养老人的,怎么能把自己的母亲饿成这样,我们真是有苦难言,其实这能怪我们吗?要怪就怪那个该死的什么“二两粮”教,是他把母亲害成这个样子。住院期间,医生给母亲又是输血小板,又是输营养液,半个月后,母亲的病情有所好转。出院时,医生再三嘱咐我们,你母亲这次真是不幸中的万幸,因为她的血小板已经减少到了一万九,如果当时晕倒再出现外伤的话,后果真是不堪设想。我们也暗自庆幸母亲这次能死里逃生,纯属侥幸,估计母亲这次出院以后,会有所醒悟的。可让我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以前很明事理的母亲,现在像着了魔似的,错误的认为这次病情缓解完全是“神”在保佑她,没有“神”她的病不会好转的,回到家还坚持每天只吃二两粮食。

  2007年7月27日,由于长期吃不饱饭,再加上一直拒绝吃药,母亲的身体更加虚弱,简直瘦的皮包骨头了。我们实在看不下去了,这次我们强行把她送进了医院,医生诊断为,由于严重营养不良,再加上血小板数量低的吓人,随时都有生命危险。我们姊妹三人不禁失声痛哭,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神在保佑着母亲吗?住了10天院,在医生的精心救治下,母亲的病再一次有了好转,望着吊瓶里的液体一滴一滴的流入自己的身体,望着守候在床边哭泣的我们,悔恨的眼泪从母亲的眼角流出,母亲每天那么虔诚的祷告,祈祷神能来救自己,结果谁也没有来救自己。直到这一刻,母亲终于明白了“‘三赎基督’神”并不能保佑她,她所信奉的一切都是一个骗局而已,而正是这个骗局差点要了母亲的命。

【责任编辑:默默】

分享到:
11.7K

关于我们 | 编辑信箱

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
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